愛情公寓

關於部落格
愛情公寓
  • 188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埃魔陰影下的日子,他們這樣度過

  2014年,有一種曾經只在非洲小範圍流行的疾病,卻成了讓全世界害怕的魔鬼,它的名字叫埃博拉。   這種在1976年首次被髮現的病毒經過近40年的沉澱後,突然在今年爆發,在西非瘋狂肆虐,奪命7000餘條。它甚至還衝出了非洲,登陸歐美大陸,一度引發全球恐慌。   如今,2014年即將過去,埃博拉疫區的中國人,這一年過得還好嗎?中國援馬裡醫療隊醫生章勝偉和浙江唯金雷集團(萬蓬集團)幾內亞公司的財務溫仕漢給我們講述了,他們在埃魔陰影之下度過的這300多個日日夜夜。   埃博拉危機   全球大事記   本輪埃博拉疫情於今年3月在幾內亞爆發,截至12月20日,疫情重災區幾內亞、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累計發現疑似、可能或確診埃博拉病例已達19031人,其中死亡人數達到7373人。   ●3月22日,幾內亞衛生部宣佈埃博拉疫情導致80人感染,其中59人死亡。   ●4月1日:無國界醫生組織警告,埃博拉疫情傳播規模“前所未見”,不過世界衛生組織(WHO)稱規模“仍相當小”。   ●6月23日:死亡人數超過350人,無國界醫生組織稱西非疫情“失控”,呼籲各界投入大量資源。   ●7月26日,尼日利亞出現首例埃博拉病毒感染死亡病例,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加速蔓延,已報告1323個確診或疑似病例,其中729人喪生。   ●8月初:2名美國人感染埃博拉病毒並回國治療。   ●9月26日:世衛組織宣佈已有6574起可能、疑似或證實病例,其中3091人死亡。   ●9月30日:美國出現第一起本土感染病例。   ●10月6日,一名西班牙護士助理拉莫斯在馬德里被確診感染埃博拉病毒,成為首例在歐洲境內感染該病毒的患者。   ●10月17日,世衛組織宣佈,塞內加爾42天未出現新病例,正式脫離埃博拉疫區名單。   ●10月20日,世界衛生組織(WHO)宣佈,尼日利亞42天未出現新病例,正式脫離埃博拉疫區名單。   ●11月26日,美國政府衛生機構宣佈,一種埃博拉疫苗初步通過人體測試。   ●12月1日,世衛組織表示,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正在緩解。   ●12月18日,我國首個埃博拉疫苗獲批進入臨床。   因為恐懼,我們珍惜 因為使命,我們堅守   講述人:中國援馬裡醫療隊醫生 章勝偉   我原是富陽市人民醫院普外科的一名副主任醫師,2013年7月21日,作為中國援馬裡醫療隊31名醫生中的一員,我來到了巴馬科,我的人生軌跡也從此發生了改變。   在這裡的工作很忙碌,卻也很有成就感。許多患者會千里迢迢地慕名前來我們中國醫療隊的駐地馬裡醫院,指名要中國專家給他們做手術。於是,每當我完成一臺手術,或是在看到我手術的病人康復出院時,他們都會向我豎起大拇指,稱呼我為“Grand Chirurgien(大外科醫師)”。   但今年,埃博拉病毒的肆虐,卻讓我們在工作時不得不繃緊了那根弦。   穿隔離服出診   戴口罩外出   從2月起,我就開始零星聽到關於埃博拉在西非各國出現的消息。3月,幾內亞首例埃博拉病例確診。緊接著,馬裡周邊的塞拉利昂、利比裡亞、塞內加爾、尼日利亞等國家,也相繼報道出現病例。   我們醫療隊員也常會聊及埃博拉,擔憂疫情是否會波及馬裡。因為鑒於馬裡目前的衛生狀況和醫療條件,一旦發現病例,疫情將很難得到有效控制。   我們寄希望於馬裡政府能做好邊境關卡及出入境人員的管理,防止埃博拉病例的輸入,但“幸運女神”最終沒有眷顧馬裡。10月23日,一名從幾內亞歸國的2歲女童,被確診為馬裡第一例輸入型埃博拉病例。第二天,該女童被宣佈死亡。   事實上,在第一例病例出現前,我們醫療隊就已組織學習了相關防控知識,並制定了埃博拉防控的三級響應預案。   馬裡出現埃博拉病例後,醫療隊立即進入了二級響應階段。我們開始戴N99型口罩和橡膠手套坐門診,戴普通口罩及PE薄膜手套外出買菜及採購生活物資,開始了最初步的防護。   與此同時,80多名與馬裡首個病例有過接觸的相關人員開始被分批隔離,但仍有40多人無法追蹤。   和所有馬裡人一樣,我們都在內心祈禱著,希望在21天的隔離期內不會再有新增病例。第一周平安過去了,但在第二周,有兩名疑似病例報告。於是,從11月起,我們醫療隊開始穿防護隔離衣出門診。馬裡醫院也在中國醫療隊的協助下,啟動防控措施,為病人及家屬單獨開闢進院通道,進大門時預測體溫,配置洗手設備,建簡易木板隔離房。說實話,我們國內普通發熱門診的防護措施都比這裡到位,但這已是馬裡醫院在現有條件下最大的努力了。   埃博拉肆虐西非   並不讓人意外   我們整個隊都駐扎在中國輕工業總公司駐馬裡辦事處大院,這裡地處巴馬科尼日爾河北岸,算是相對繁華的地方,但跟國內比起來,衛生條件卻極其落後。出現埃博拉病例後,因為不知道誰會是感染者,我們被禁止外出,公事除外。被關在一個小小的院子里,再加上對埃博拉疫情的擔憂,大家都過得很壓抑。   儘管如此,有隊友在微信朋友圈裡這樣寫道:致命的埃博拉像野火一樣地蔓延,像幽靈一樣地遊蕩在西非大地上。因為恐懼,我們珍惜;因為使命,我們堅守……   事實上,對於這次埃博拉的肆虐,我們並不意外。因為這裡整體衛生條件落後,民眾的防範意識薄弱,醫療條件差,一些處理屍體的陋俗更是助長了病毒的傳播。   不少當地人對埃博拉的態度比較愚昧。即便是在第一例輸入型埃博拉病例確診並死亡後,馬裡醫院的同事,尤其是一些助手,還在說馬裡不會有埃博拉,神會保佑他們。   所幸,現在馬裡的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。現在,馬裡確診的埃博拉病例共有8例,6人死亡。從最後確診的病例算起,我們已經平靜度過了第一個21天觀察期,處於第二個觀察期。雖然警報還沒有解除,但我們的生活已經基本上恢復到了以前的狀態。   埃博拉?現在很少有人提起了   講述人:浙江唯金雷集團(萬蓬集團)幾內亞公司財務 溫仕漢   從8月到10月到12月,我接受了你們三次採訪,幾內亞的情況一次比一次好。說真的,在首都科納克裡,現在幾乎沒人提這茬了。   還記得埃博拉疫情最嚴重那會兒,大家真的挺緊張的,華人QQ群里都在聊這個。我們公司雇了不少當地人,我們也是特別小心,不敢和他們發生肢体接觸,而且天天提醒他們要勤洗手,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提心吊膽。不過,我們公司6個中國人,沒有一個說是因為害怕埃博拉,吵著要回國的。   至於現在,群里大伙都不提埃博拉了,當地人也都放鬆了很多,外面戴口罩的人也少了。以前我還總關心報紙上埃博拉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是不是又多了,現在我連幾內亞還有沒有病例都不知道,不怎麼關心這個了。   不過,和埃博拉疫情爆發前相比,我的生活還是宅了很多。我是去年1月來幾內亞的,那時候休息的時候還經常出去兜兜風,埃博拉來了以後,就基本是公司宿舍兩點一線了,到現在也還是如此。下了班,看看書,上上網,一天就過去了,我似乎也習慣這樣的生活了。   不過,最近,我可要出去跑跑,好好買點東西了。今年年前年後的樣子,我就要回國了。兩年沒回家,這次回去要休個長假,然後可能又要外派去別的國家了。   真想去買點這裡的大芒果帶回家,超級好吃的,可惜海關不讓帶。現在打算買些木雕,要去市場上好好選選。還好最近埃博拉基本消停了,要不然還真不敢出門呢。   (原標題:埃魔陰影下的日子,他們這樣度過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